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供销艺苑 > 正文

文章搜索:

淡静的美丽(程毅飞)
2015-12-11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  一直以来,很喜欢看汪曾祺先生的文字。前几天,偶然在新华书店看到汪曾祺老先生的《美国家书》,读起来那么舒服,就像老先生坐在对面向我们讲着旅美一路的见闻,语言是那么的朴素而又平易近人。

  近日,又找出他的《草花集》来读。这是一本很薄的书,我读得很慢,很慢是因为文字太好,我不敢速读,生怕漏掉了什么。

  极喜欢《草花集》中的《四川杂记》,自然而又随意。跟随着他的文字,我领略了成都市的安静、干净和成都人的悠闲。顺着他的脚步,观看了三苏祠旧宅屋的疏朗、路径的空阔和树木的秀润。他还带着我们登乐山、逛洪椿坪,也去了北温泉和新都……

  读了老先生这篇杂记,我才知道,大足石刻不同于云冈和龙门石刻之处是石质的洁白和坚硬,也知道了千手观音的那么多手形态各异。在这篇杂记里,他领我们品尝了川菜中毛肚火锅的麻、辣、烫,我们也瞧见了灯影牛肉是怎样透明的薄,还欣赏了川剧中那生动的方言。

  喜欢他那种与众不同的谈法,他那个性化平淡的表达方式,他的文字使整本书弥漫着一股朴素的文化气息。透过字里行间,他用淡雅的笔触,缓缓地为我们打开他所行走的画面。

  汪曾祺的散文没有结构的苦心经营,也不追求题旨的玄奥深奇,平淡质朴,娓娓道来,如话家常。正如他本人所说:“我觉得伤感主义是散文的大敌。挺大的人,说些姑娘似的话……我是希望把散文写得平淡一点,自然一点,家常一点的。”因此品读汪曾祺的散文好像聆听一位性情和蔼、见识广博的老者谈话,虽然话语平常,但饶有趣味。

  汪老先生的随笔总是写得轻松随意,没有严谨的布局,没有大起大落,像一条平平静静向前流着的大河。仿佛先生坐在藤椅上,摇着蒲扇,这样的生命是多么的适意,这样的生命状态是多么的随随便便、兴致勃勃而又生机盎然。他是一个从日常功利的纠缠中解放出来的伴水而坐的人,仿佛休长假,安谧又超然、闲适、闲散,放松而又自由,自然而又亲近,其实又是多么雍容而又华贵的姿态。也许,对现在的我们来说,这样的叙述过于宁静,带点中药铺和茶叶店的气息,可那种阴柔的苦香,却在空中萦回不去。这样的随笔,我从前竟不曾用心读过。

  林语堂先生曾说过:“只有鲜鱼才可清蒸。”能写出这样好的文字,只能是在文字上下过千锤百炼的功夫的人才行,虽平淡却有味儿。《草花集》中的文章都很短,我想先生是不肯用一条鱼给我们熬一锅汤,他凝练简洁,给我们的是原汁原味、不加任何多余作料的文字浓汤。

  时间像流水一样前行,先生离开我们已经很久了,而不变的是先生的文字,是他文字中透射出的淡静的美丽。

分享到:0

商洛市供销合作社 地址:商洛市行政中心6楼 联系电话:0914—2313770 陕ICP备1501318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