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供销艺苑 > 正文

文章搜索:

小 城(程毅飞)
2015-12-11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  雨,像牛毛,像细丝,淅淅沥沥的下着,于是,小城就成了一幅淡妆浓墨的山水画,氤氲在时光的视线里。在这样静谧的雨中漫步,人仿佛与城粘在了一起,如同水和雾气一般,再也不可分离了。
  城是县城,也是小城,建在大山窝出的一个叫做龙驹的盆地中,背倚鸡冠,面向丹江。在大大小小的城市都在不断疯狂扩张的诱惑下,小城的规模也在扩大,是一点一点的那种,绝没有拔苗助长的功利。不断长大、日益丰腴亮丽的小城是亲切的,和善的,包容的,她以博大的胸怀,努力接纳着喜欢她、热爱她,依恋她的八方宾客。
  丹水从秦岭南麓一个叫做凤凰山的脚下远道而来,到了小城,或许是觉得累了,需要歇一歇脚,或许是因眼前那座叫做鸡冠山的“鸡冠”羞怯了,也或许是被余辉下浣衣的女子迷住了,河面陡然变得开阔起来,河水却依然清清柔柔,在小城的怀中悠然淌过。后来因为有了丹江漂流,在县城段修建了橡皮坝,河水自然就成了一个湖,像碧玉,也像翡翠,镶嵌在小城中心,阳光下,熠熠生辉,微风中,波光粼粼。因为水,小城便生出了更多的灵性和韵味。每每在电视中看到云南、贵州等地干旱缺水的报道时,我的心中就会升腾起一种幸福的感觉,我为居住在人和水丰的小城而感到无比自豪。
  有河便有水,有水就有桥。在小城不到三、四公里的河段上,有五座桥沟通南北,如同五条悬在河上的彩虹,一年四季倒映在清波绿水中,描摹出富有诗意的画卷。小城四面青山环绕,风貌的植被在清清爽爽的雨中格外葱翠,空气的清新是无需依靠化学药剂来炮制的。站在鸡冠山眺望小城,桥如青山伸出的手臂,挽在款款东去的河上,让山水之间多了几分缠绵,也为小城增添了诗情画意。小桥、流水、人家,曾经是往昔生活最柔美、最恬静的图卷,如今,说来就来,悠忽间就呈现在了人们的生活之中。
  城既小,一切都像是在家门口。上班、求学、就医、购物,全都在身边进行,信手拈来,从容不迫。用不着像大城市那样起早贪黑地挤公交,眼尖脚快地过街灯,弄不好还时常会遭交警的训斥,将时间、精力白白浪费在了熙熙攘攘、闹闹哄哄的路上。最可人的是那些小孩子,他们背起书包,脖子上挂一枚钥匙,三三两两的说着、唱着、笑着,不过十来分钟的时间,就可以在家和学校之间来回了。看看,多好啊!这样的条件,北京、上海、广州能比吗?省城西安能比吗?那些有着二环、三环、五环的城市,如同悟空头上的紧箍,即便是不念堵车的咒儿,也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在路上。这样的城市虽大,却容不下人的一只脚,太挤、太闹,使人的心飘着、浮着,总也沉不下来。这并非吃不上葡萄就喊葡萄酸,想想,有谁愿意过那样紧绷绷的日子呢?毕竟,人的生命只有一次,这一次的生命还是让我们在和谐、宜居的小城度过吧。
  城既然小,相识的人就多。路上相见,握握手、拍拍肩,相互打声招呼,询问一下近况,彼此间的讯息就了然于胸,人情自然也就包含在了那声声的寒暄之中。有心怀不轨、耍花花肠子的人,想要干出点不明不白的龌蹉事儿,连门都没有,就这巴掌大的地儿,你高矮胖瘦,姓什名谁,岂有无人不识、无人不知之理——小城,破碎了你小小的黄粱梦,却给予了你大自尊。
  小城的房子多数都不高,每天上上下下全仰仗了你两条腿。这没有什么不好,可以活动你的身子,锻炼你的筋骨。不像大城市里的高楼大厦,人们出入,坐在铁质的笼子里,活像断了翅膀的鸟,忽而上忽而下,不憋屈死也得憋疯。虽然近年来,小城为节约用地,为低收入家庭修建了一些高层住宅,但大都布局在丹江两岸,通风透气,光耀亮堂,绝没有大城市那种“高楼森林”的挤兑和压抑。
  小城虽小,却不闭塞。西合铁路、312国道和沪陕高速公路穿城而过,民用航空产业园正在修建,人流、物流、信息流正在以数秒的速度被小城接纳、消化。商山雪霁、冠山石窟、雄鸡破晓、丹江漂流等自然风光和四皓遗风、商鞅邑城、水旱码头、龙驹古寨、船帮会馆、武关胜塞等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以及文学大师平凹先生的名人效应,使小城的对外知名度大大提升,小城也在这一提升中不断走向成熟富裕。

   每天,在小城中行走,那首由贾平凹和赵季平联袂成就的歌曲不时在耳畔响起,当然,还有那首名叫《丹凤朝阳》的曲子,宛如一城红酒,品着品着,人就醉了。
  小城的名字叫丹凤——秦岭山中的一颗明珠。
分享到:0

商洛市供销合作社 地址:商洛市行政中心6楼 联系电话:0914—2313770 陕ICP备1501318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