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供销艺苑 > 正文

文章搜索:

野樱花开(程毅飞)
2015-12-11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  真正美丽迷人的花朵,一定是那些开放在乡村房前屋后、坡塬堤坝,不加粉饰、天然朴素的山野平民之花。马蜂沟的樱桃花就是这样的花朵儿。
  距离丹凤县城15公里的马蜂沟,地处312国道南侧,是全县经营农家乐最早的村,村子山多地少,大片的山地适宜野樱桃生长。经过岁岁年年的积淀,这里的野樱桃已成规模,奇特的山势地貌、自然天成的原始风光和漫山遍野的樱桃林,吸引着众多游客来此品美食,赏樱花,体验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怡然平和之美。
  惊蛰过后,马蜂沟的樱桃花次第绽放开来,单调的山野魔术一般顿时飘浮着粉白的轻云,团团如盖极其惹眼,连续不断无限蔓延,渲染出丰富的明暗和回春转阳的气息。樱桃花装点着农舍,挤满了深谷,披盖了山野,蜂飞蝶恋,春鸟啄食,花瓣“扑簌簌”散扬纷落,于溪面,于田畔,于坡面,默默无闻地消黯了一场又一场清欢。有农家女子在山野间采摘劳作,从繁花似锦的樱桃树下走过,偶尔扯一枝闹嚷嚷的花穗,对花歇息时,抹一把汗,人面花容,怦然心动,樱花的柔指悄然拨开了她那青涩的情窦,满眼都是醉人的美好。
  马蜂沟的樱桃自古有之,自然生长,一山一山地逶迤点缀着早春的流光,沉淀出原生的大美。行走在熟悉的沟谷山塬,视线之内,远远近近的山坡,山谷,一丛丛,一簇簇,一团团,尽是樱桃花的绰约身姿,叫人眼花缭乱,目不暇接。咋看,那些花好像在山野上懒散地游走,旋转,闪烁,重复。其实,不是花在走动,而是人的心被这花儿俘虏了,迷醉了,进入到了一种如梦似幻的境地。要不是樱花的暗香一缕缕飘进人的鼻孔,人们还真以为是进入了蒙太奇电影的画面之中呢?
  在花海里穿行,我不时停下来亲密地感受这些干净的热闹与绝世的美貌,不想错过每一次活色生香的邂逅。这些野樱,身形高大者,枝臂横空张扬得很,斜出再斜出,分杈再分杈,枝柯再生枝柯,很霸气又很柔媚,好像没完没了,没有个尽头。枝稠花繁,远看是云飘霞浮,素锦跳跃,近看是鲜明剔透,激情燃烧,透着原始的清纯与雅致。体形纤秀者,枝条向上收束,枝梢的花儿在春阳下熠熠生辉,直扎人的眼。山樱的花朵花蕾儿不大,但是稠密得不可计数,粉白的色彩加上光明的调染,幻化成似透非透的缤纷空灵,营造出绚丽奇妙的意境。
  山樱是开放在山野的平民之花,虽貌不惊人,但清雅秀逸,开起来形阔势大,聚集着一种无法言说的能量。花儿肆意地绽放,在沟壑,在坡坎,在农舍旁,在山道边,绽粉凝香,装点着原生的美幻迷离。山樱开得既不娇做,也无掩饰,没有浮华不实,没有死板僵化,只有真切的存在与活泛的自然。对于大地的温暖,山樱有着敏感的神经末梢。山中别的花草树木还瑟缩着身子不曾醒来,早春的画笔已率先在山樱的柔枝上点染了淡色的胭脂,红豆一般,先是稀稀疏疏浅淡的几抹绯红,若有若无,不几天便在羞赧中绰约起来,掩抑不住萌动的梦想,蓓蕾迎风舒瓣,睁开了迷蒙的眼睛,一瓣两瓣,一枚两枚地渐次出花,直到千朵万朵,千树万树,绽放出轻盈的芳菲与干净的烂漫,打破了一冬的沉寂。
  万千樱花匝古道,风神偏带绮罗香。山樱在荒野里燃烧起粉色的火焰,带来了韶光骀荡的美妙。农舍旁的梨花、杏花和田野的油菜花也忍不住来赶着趟儿,零零整整地调出粉红、淡红与金黄,与山樱相映着,呼应着,像要携手并肩为原野举办一场花的盛宴。
  山樱用她的香艳,诠释着欢娱恨短的亘古体验。“昨日雪如花,今日花如雪。山樱如美人,红颜易消歇。”山樱的花期只有半个月左右时间,在这十几天的绽放中,她不仅以美艳生香的方式,传递着季节变换的讯息,还以使者的身份,释放出吐故纳新的优美。几场春风细雨后,当你一转身,就会发现,满坡遍野,山樱粉白的花瓣正在随风扬洒如雪。  
分享到:0

商洛市供销合作社 地址:商洛市行政中心6楼 联系电话:0914—2313770 陕ICP备15013181号